巴基斯坦的荣誉谋杀终于被立法受限

Broadcasted at October 10, 2016 at 07:42PM:

巴基斯坦的荣誉谋杀终于被立法受限! 一部今年获得奥斯卡奖的纪录片短片,就这么推动了整个巴基斯坦关于荣誉谋杀法律漏洞立法的进程… 真的,这改变了未来无数巴基斯坦少女的命运….. 感谢记录片中的女斗士,感谢这个纪录片团队,也感谢为推动这个新法案贡献过力量的所有人..

喷嚏网官方App :【安卓】在 豌豆荚 、360手机助手、小米应用商店,搜索:喷嚏阅读;【ios】App store里搜索:喷嚏网官方阅读;

喷嚏网官方网站:http://dapenti.com (海外访问:https://dapenti.com)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喷嚏图卦】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115321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10/blog-post_10.html

Advertisements

看看 Instagram 的新办公室,确实很 Instagram

Broadcasted at October 8, 2016 at 04:02PM:

instagram-family

刚刚庆祝完自己 6 周年生日的 Instagram,近日也有乔迁之喜。新办公室长什么样?从食堂、休息厅到会议室,都很 Instagram。

  • 大堂

Instagram 新办公楼的大堂设计了一面数字显示墙,用来展示 Instagram 上的优秀照片和短视频。该公司的创意总监 Ian Spalter 说:“我们要让来访者或员工一进门就知道自己来到了 Instagram, Instagram 不仅仅是我们的 logo 或 app 的图标,它是一种文化。”

ig1

  • “游客拍照”区

在 Instagram 怎么能不拍照传图?设计师特意在办公楼里设置了一个“自拍圣地”,这是 Instagram 特意请来好莱坞的布景设计师专门制作的 3D 场景。从背景墙、道具,到色彩和整体布置等都是满满的 Instagram 风。

ig2

  • 会议室

Instagram 的会议室十分简约,四面白墙,室内配有少量的高凳。设计者表示在会议室没留太多凳子目的是鼓励参加会议讨论的人多自由走动,主动和别人交换想法。

ig3

  • 楼层里的“小厨房”

Instagram 办公楼的茶水间可不仅是用来倒水倒茶,大楼设计师将茶水间称为“小厨房”,员工可以在这里吃点心、喝咖啡和拿饮料喝。“在‘小厨房’你能碰见很多人,能在这里聊天。我们希望员工能多相互接触,这样他们更能感觉到大家都是 Instagram 的一员。”

ig4

  • “不许打扰”区

Instagram 的办公楼里设置了一些的“禁止喧哗”区,员工如果想找个地方完全不被打扰,都能来这个区域办公。办公楼里最大的“不许打扰”区是 Instagram 的图书馆。

ig5

  • “咖啡续命”区

累了时候来杯咖啡,你还能起来继续为工作“发光发热”。Instagram 的办公楼里直接弄来一家蓝瓶咖啡店专门为员工服务。蓝瓶咖啡是美国一家连锁咖啡店。作为 Instagram 专供咖啡点,这家蓝瓶咖啡店的整体风格与 Instagram 大楼保持一致。Instagram 创意总监 Spalter 在介绍新大楼时说:“咖啡店里的桌椅比大楼其他地方的都舒服,我都在想怎么拿一把走。”

ig6

旧 Instagram 办公室以朴实温暖的木质调为主,还带有些复古情怀,办公室里随处可见复古的宝丽来相机和一些旧式唱片机。对比之下,新的 Instagram 办公楼显得更加活泼年轻。

image-1

image

Instagram 带有复古情调的旧办公室

图自:wired、玩物志

VR/AR/新兴媒介,工作邮箱:chenshiwei@ifanr.com

#欢迎关注爱范儿认证微信公众号:AppSolution(微信号:appsolution),发现新酷精华应用。

爱范儿 | 原文链接 · 查看评论 · 新浪微博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ifanr.com/727411?utm_source=rss&utm_medium=rss&utm_campaign=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10/instagram-instagram.html

在美国,为什么房子不能炒?

Broadcasted at October 7, 2016 at 02:51PM:

【在美国,为什么房子不能炒?】炒房是投资,天经地义,政府如果是硬性发文不给买卖,那肯定是违宪的。但在美国,大家都知道有两种东西不能炒,房子和粮食,美国政府认为这两样是保障民生的最重要手段,副食品和房子价格暴涨,就会造成社会动荡。那么美国政府凭什么控制房价限制炒作呢?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土地都在私人手里,美国政府并不卖地,所以就避免了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利益冲突,这样就方便了政府使用最为有效的调整手段,征税!你可以依照宪法买卖房子,但我也可以依照宪法征税,让你买进卖出房子挣不到钱:买了房子投资的,或者没有人住,要交管理费,每年还要交物业税,最少要交1%。每年都要交,比如我的房子,每年光是交房地产税就快要5万美元,买来不住还真负担不起。所以炒房的人算下来,一买一卖根本赚不到什么钱,美国政府通过税收管理,最大程度的稳定了房价,道理简单粗暴,并不复杂。
        关于美国房价的稳定,请看附图,美国耶鲁大学著名经济学家Robert Shiller 制作的这条美国百年房价变化曲线图,把一百多年来美国房地产价格变化趋势诠释得非常清楚。这条曲线发表在2006年《Economists’ Voice》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里,为制作这条曲线作者使用了1890到2005年期间美国的真实房价,在校正了物价膨胀因素之后发现,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美国房价实际上并没有上升的趋势,尤其是在1890年到1990年期间几乎没多大变化,每年平均增长只有0.2%。 美国政府有效的房地产运行制度和税收体系,把美国大多数地区的房价和年薪比一直控制在3左右。而中国很多城市目前的“房价和年收入比”已在28或以上,名列世界前茅,相比之下我们常认为房价非常高的香港“房价收入比”只有15.6,很贵的纽约和伦敦在10到12之间,而日本东京只有8。做房地产起家的王健林前两天对美国的媒体说,中国这么高价格的房产称得上是个大大的泡沫,他说得没错。
      是泡沫就有破裂的一天,还是看附图,在1997年到2005年之间美国的房地产价格曾出现过急剧快速的增长,升幅高达71%。不过这种不正常的暴涨在美国恰是房地产泡沫破裂的前兆,Shiller在2006年时就据此作出了房地产泡沫即将破碎的预测,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了他是对的,次贷危机引发了房地产泡沫破碎。十年后的今天,美国房地产的价格将再度回归到了曲线的平均水平上。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次贷危机挽救了美国经济,也不过分,问题是,谁来开第一枪,挤破这个泡沫?

       世界最多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得主都生活在美国,美国人玩经济并不傻,他们知道把资源、资金集中到高科技和制造业中去才是对美国经济最好的,房地产是没有科技含量,没有国际竞争力的低级产业,但它是民生产业,如果控制不好,极容易产生投机和全民炒房风潮,不但引发通货膨胀,扰乱了民生,破坏了经济。美国通过限制资金、资源进入到房地产行业来,逼使资金进入到高科技和制造业,提高美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实业兴邦,靠实体经济挽救美国。2008年经济危机时,中国4万亿资金投放有意刺激房地产,大家都做房地产,制造业已经没有人提及,税收体系也让实业非常难做,当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世界第二的时候,却很难说出一件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一间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然而却催生了全世界最多的房地产富豪,中国排名前十的富豪榜上,几乎没有不涉及房地产的,而大家都知道的美国房地产大王川普,在美国富豪榜上基本排不上靠前的名次,身家连50亿美元都没有,身家和做实业的比尔盖茨比起来相去甚远。中国经济只有走出房地产暴涨泡沫的怪圈,才能彻底释放风险。

 

喷嚏网官方App :【安卓】在 豌豆荚 、360手机助手、小米应用商店,搜索:喷嚏阅读;【ios】App store里搜索:喷嚏网官方阅读;

喷嚏网官方网站:http://dapenti.com (海外访问:https://dapenti.com)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喷嚏图卦】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115237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10/blog-post_7.html

[问与答] 开发大学自动晨跑应用的问题

Broadcasted at October 2, 2016 at 09:28AM:
233333 哈哈哈 竟然去问了法律问题。。。
朋友的学校最近晨跑改模式了,不再是刷卡签到了,而是在手机上装个应用,通过 GPS 定位来判断有没有跑指定圈数。
GPS 模拟是很好实现的,可惜这是一个文科学校,估计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假如我针对这个学校开发一个自动跑圈的应用,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修改一下模拟位置,然后投放过去,在几次的免费试用后开始收费,可能有不小的市场。
现在的问题是,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就是被学校发现了,虽然不会发生违纪退学这类的事件,但是会不会存在法律问题?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s://www.v2ex.com/t/310227#reply0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10/blog-post.html

10月起,微信朋友圈也不是“法外之地”了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20, 2016 at 10:18PM:

微信朋友圈与网页、博客、微博客、贴吧、网盘等信息发布平台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一样,在刑事案件的认定上,属于电子数据证据,受到同等约束。

为了规范电子数据的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提高刑事案件办理质量,9 月 20 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在各自网站上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该《规定》自 2016 年 10 月 1 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章第四十八条规定,电子数据是证据的一个类别。

《规定》指出,以下信息、电子文件都可被认定为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材料,属于电子数据,公检法有权依法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电子数据,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如实提供:

(一)网页、博客、微博客、朋友圈、贴吧、网盘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

(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

(三)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

(四)文档、图片、音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

但以数字化形式记载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以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不属于电子数据。同时,电子数据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应当保密。

另外,必要时,查案人员可以对远程计算机信息系统进行网络远程勘验。进行网络远程勘验,需要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应当依法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按照经验,这种网络远程勘验的技术要求门槛相对较高。

《规定》指出,对扣押的原始存储介质或者提取的电子数据,办案机关可以通过恢复、破解、统计、关联、比对等方式进行检查。必要时,可以进行侦查实验。根据公开资料搜索,与聊天记录不同,微信朋友圈的信息存储地在云端,即腾讯网络服务器上,如果在证据提取前被删除,就无法从设备本地获取相关信息,而微信服务器也不会对朋友圈数据进行备份。但是,办案机关可以访问操作日志来审查电子数据是否被增加、删除或者修改。如果电子数据系篡改、伪造或者无法确定真伪的,或者有增加、删除、修改等情形,影响电子数据真实性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早在 2015 年 2 月 4 日开始执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中,就指出: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但并没有将微信朋友圈包括在其中。

而这次的《规定》表明,公检法已经将微信朋友圈上发布的信息明确列入刑事案件电子数据证据范畴。

微信朋友圈虽然也是图、文、视频、网页等信息的发布平台,但其查看的权限与机制却与微博、博客、贴吧等其它公开的网络信息发布平台有所不同,只有双方互为微信好友,且没有拉黑、屏蔽、分组展示的情况,朋友圈才是可见的。这也是微信朋友圈曾被认为是有限私密空间的原因。

但根据《规定》,在刑事案件的认定上,微信朋友圈与微博等其它平台受到同等法律约束,发布在朋友圈的信息,也与微博等其它网络平台上的信息一样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在法律意义上,微信朋友圈的产品机制并没有为将其从公共平台类别上区别开来。

相关阅读:

    了不起,希望乐视早日收购全世界

    对不起,我一点儿也不想通过乔任梁的死来了解抑郁症

    提现到银行卡收0.1%手续费,看来支付宝也没撑住啊

    9月1日起,朋友圈广告不是你想发就能发了

r.png?n=wechat-moment-can-not-be-outside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pingwest.com/wechat-moment-can-not-be-outside-the-law/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09/10.html

这才是尊重生命:微博怎样成功阻止了一名抑郁症患者自杀?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19, 2016 at 01:04PM:

在微博网友、澳大利亚警方的快速行动和微博官方的积极反映下,一起网友自杀事件被成功阻止。这是一起紧急求助,多花分一秒找人都有可能错过最佳的挽救时间。从微博上开始有网友响应找人,到最终人被找到被医疗机构收治,未超过六小时。

我们找到了这起事件中的核心人物,在澳大利亚当地报警并作为联络人和线索提供者的 @indolentoma,在他的帮助下还原事件的经过。

*注:为保护当事人个人信息,我们用字母代替当事人的微博 ID;以下时间轴为北京时间。


9 月 12 日傍晚

当事人,网友 hx 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发布了服用安眠药自杀的消息。这条微博(后来已经删除)在他的社交圈子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

时间格外紧迫!大部分安眠药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可以让人“在睡梦中死去”,反而会让人中毒,感到无比痛苦!和 hx 在现实中认识的朋友开始在微博、微信上传递消息,试图找到他。

当晚 9 时许

居住在澳大利亚东部布里斯班的 @indolentoma 了解到此事。当时,他收到了朋友的微信让他去看 hx 的微博,看了之后发现 hx 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准备自杀。

他后来成为整件事情中的重要人物。如果没有他的及时行动,一条生命可能就要这样逝去。

当晚 9 时 – 10 时,hx 服药后约 2 小时

@indolentoma 对澳大利亚的精神健康救助比较清楚,决定介入。他通过各处消息得知 hx 可能身在澳大利亚西部城市珀斯,并在当地时间 11 点左右前往自己所在地警局报警,希望联系到珀斯警局。

但当时情况不容乐观。“我去了警察局,告诉警察我在微博上认识这个人,他可能要自杀。但我只有他的中文名和大概的位置信息,警察能做到的也不多。”@indolentoma 告诉我。

警局很快就开始给珀斯警局和入境管理局打电话尝试找人。@indolentoma 的手机快没电了,于是回家充电并发了最一开始的几条微博

当晚 10 时许,hx 服药后约 3 小时

hx 自杀的原微博,随着转发规模的不断扩大热度很快提升。

20160918133151

微博官方注意到这件事,很快就封了 hx 的微博账号。@indolentoma 发现 hx 账号被删,于是去微博 CEO 王高飞(@来去之间)的账号下评论希望能够获取 hx 的个人信息以帮助警察找人。

(后来我得知,这步操作是微博在处理自杀事件时的标准动作,在后台暂时禁止该账号的所有活动,并掩盖所有的微博,让它们显示为已删除。事实上,hx 的账号之后还可以启用部分功能)

当时,微博官方开始着手从 hx 的账号中提取个人信息。当晚 10:27,@indolentoma 在微博上表示,新浪员工已经跟他接触。

10:38 左右,拥有 38 万粉丝的微博用户 @阑夕  发微博 @来去之间,言辞急切。这是一个平时经常调笑微博其他用户的账号,这次却放下了身段恳请微博能够特事特办,向警察以及介入此事的网友提供 hx 的个人信息。此时开始,事件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10:39,@indolentoma 再发微博表示已经从微博得到了 hx 的个人信息并告知了警方。 @来去之间 后来回复了 @阑夕 等账号表示已经提供了信息。

20160918115214

当晚 11 时许,hx 服药后约 4 小时

hx 的国内朋友未能联系到他的父母。11:30 左右,@indolentoma 回到警局,警方通过中文名等信息查到 hx 两三周前刚刚入境,身在墨尔本。之前的错误信息得到更正。警察基于之前已有的信息,包括姓名、入境信息、学校登记信息等前往 hx 曾经租过的房子搜救,结果没找到人。这个消息让 @indolentoma 更加担心了。

此时,微博提供的信息极大地缩小了搜索范围!@indolentoma 从微博员工那里拿到了 hx 最后登录的 IP 地址经过警方查证后发现确实在墨尔本。除了 IP 之外,微博还通过 hx 账号曾经发布的照片,提取了地理位置坐标信息,通过 @indolentoma 交给墨尔本警察。

saving-hx

微博提供的信息使得 @indolentoma 和警察基本确定了 hx 所在地的大致区域——位于墨尔本 Yarra 河南岸的一片高层住宅区。

随着新信息的获得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搜救难度又一次提高了……

第二天凌晨 1 时许,hx 服药后约 6 小时

当晚最好的消息终于到来!在之前为救助 hx 而建立的聊天群里,有其他朋友找到了 hx 的手机号并提供给 @indolentoma、,而这个手机号这成为了搜救的关键。

凌晨 3 时许,hx 服药后约 7-8 小时

大约在此时,墨尔本当地警方已经通过三点定位法(计算手机信号与附近三座基站的距离来定位)找到了 hx。后来 @indolentoma 再给警察打电话,警察已经不再向他透露最新情况,因为他不是 hx 的直系亲属。

20160918141135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 @indolentoma 和其他一整晚都在帮助 hx 的人知道,他现在暂时安全了。

780bf760gw1f7raal4d56j20ku112wie

第二天

微博暂时恢复了 hx 账号的私信功能,这让 @indolentoma 可以通过私信与 hx 联系。当天的最新进展是,hx 回复称自己不太记得前晚发生的事情,现在安眠药已经被收走,但也不确定究竟是房东还是警察的最终介入救了他。@indolentoma 也告诉他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希望可以前往墨尔本和 hx 见面,帮助他渡过难关。


抑郁症不应该被轻视,却也不是患上就治不好的绝症。它可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需要被科普和理解的精神疾病。

在找到 hx 那天(事发第二天)下午,@indolentoma 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抑郁症根据症状要住院和增减药物,不然只会适得其反。这就是我觉得他在国内的医生不负责任的地方,开了半年的药一百多片让他全带来,也不跟进,不知道怎么想的⋯

20160918112644

截至本文发出,@indolentoma 仍在积极争取和 hx 见面、帮他联系相关救助,但未能从 hx 那里得到肯定答复。“我的心理医生说她接触过的中国留学生抑郁患者,都很胆小,怕被歧视,”他告诉我他自己也是抑郁患者:

那一晚我感觉,救 hx 就像救我自己。

也正因为此,他也希望我在本文里更多提及抑郁患者怎样寻求帮助,“(澳大利亚)有精神急诊机动队,如果不愿意去医院,也会有精神科医生上门开导你。如果你愿意去医院,就算是留学生保险,也不用花一分钱,会有不同的医生来帮助你,定制不同的治疗方案。”

但遗憾的是,和身处澳大利亚能够享受到上述这些的 hx 相比,还有更多抑郁症患者饱受着病魔的摧残。他们隐藏在每一个微博 ID 之下,平时用 233、hhh 之类的转发来掩盖着自己的痛苦。最近回归 PingWest品玩的我的一位同事,就公开了自己有抑郁症的情况。

在我的同事范俊杰撰写的那篇文章中,他提到自己“丝毫没有因为大家开始了解、讨论和感慨乔任梁抑郁自杀事件而获得任何欣慰”。他说:

一场悲剧被卷入了社交网络这一台机器,被搅碎、分类,然后被不同人群消化和传递,每一部分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每个人也都有意无意地消费了它,但没人应该为消费这场悲剧负责。

他也很明确地阐述了自己为什么这样想:

作为一种高发的精神疾病,在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抑郁症已经被社会广泛了解,人们能够及时意识到自己的心理问题,也有很多心理诊所可供选择。在中国,抑郁症患者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可为什么大众还要靠一次抑郁症患者(还是明星)的自杀才能集中地了解到相关知识、产生对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关心?

也许我们应该为 hx 感到幸运。因为他不是一位喜欢曝光的人。

善待生命吧,无论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相关阅读:

    对不起,我一点儿也不想通过乔任梁的死来了解抑郁症

    向社交网络上的恐怖主义开战,你可能还需要一点点算法

    扎克伯格:比起P图晒图,安全签到、寻找被拐儿童、让世界互助才是对社交媒体来说更重要的事儿

    数据科学家发现,用 Instagram 诊断抑郁症更靠谱

r.png?n=how-weibo-and-its-users-stopped-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pingwest.com/how-weibo-and-its-users-stopped-a-suicide-related-to-depression/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09/blog-post_3.html

对不起,我一点儿也不想通过乔任梁的死来了解抑郁症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19, 2016 at 01:01PM:

抑郁症可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需要被科普和理解的精神疾病。

它是一种成因复杂的心境障碍,与遗传基因、个人性格、成长环境和突发变故等各类因素有关,治疗方法也比器质性疾病更特殊。抑郁症患者常见的临床表现有持续的心情低落,失眠或嗜睡,无理由的、过度的自卑和低自我评价,严重者还会因失去生活动力而自杀。现代医学的共识是,它是一种功能性疾病,抑郁症患者脑内的几种神经递质与正常人有着显著差异,需要通过药物来调节这些神经递质的浓度。总之,它与抑郁情绪和心情不好是两码事。

在我们 80、90 后这一代的记忆里,抑郁症曾因为两件事一度成为社会话题:2000 到 2001 年前后,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被曝光因工作压力患上重度抑郁症,被迫淡出荧屏,直到 2006 年才恢复;2003 年 4 月 1 日,香港明星张国荣跳楼身亡,遗书和亲友证实,他在生前饱受抑郁症折磨。那个年代,信息的流动还远没有像现在这样快速和自由,如果不是张国荣的死以及崔永元在其自传畅销书《不过如此》中的主动披露,很少有人因为这两件事对抑郁症产生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直到今年年初被诊断为中、重度抑郁症时,我才恍然大悟地将自己最近几年精神和身体上的低落、自卑和嗜睡状态与抑郁症联系起来。此后,我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工作,把自己关在家里,每天服用 2、3 种药物,那种心理和身体上的难过、家人照顾我的辛苦不为外人所知。

在这段时间里,我从未向人主动坦白或解释过自己的病情。一来因为病中的我失去了与外界交流和表达的欲望,二来这毕竟不是肠胃发炎这类普通人容易体验到的器质性病变,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也就很难产生共情。

但过去的几天里,抑郁症这事儿以我意料之外的速度火了起来。9 月 16 日晚上,微博上有消息称,明星乔任梁突然去世。这时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即刻”APP 的微博热门话题推送,内容是“乔任梁因 SM 过度于上海一别墅中死亡”。当晚,微博的服务器甚至因为这个话题而一度宕机,热门程度堪比不久前王宝强离婚声明事件。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乔任梁,也没有看过他的作品。而且我承认,之所以会关心这个话题,完全是被“SM 过度而死”这种让人浮想联翩的描述所吸引的。不过,这个说法后来被网友、媒体和经纪公司辟谣,称乔任梁的死因是“因抑郁症而自杀”。

与张国荣和崔永元的时代不同的是,微博和微信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人们的生活中,它可以让突发事件在一瞬间传递到每个人的智能手机上,完成指数级的扩散。在一些另有所图的事件营销机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和急于抢新闻的媒体机构共同作用下,乔任梁事件的信息也迅速更替,从“SM 过度致死”,到抑郁症自杀,再到部分网民群情激愤地辱骂乔的生前好友赵丽颖没有发微博表示哀悼,这一切的发生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接着,曾有过相同遭遇的崔永元在微博上连续发文向网民解释抑郁症,我的朋友圈里也充斥着各类抑郁症的科普文章。

可作为一名仍在服用药物的抑郁症患者,我丝毫没有因为大家开始了解、讨论和感慨这件事而获得任何欣慰。

一场悲剧被卷入了社交网络这一台机器,被搅碎、分类,然后被不同人群消化和传递,每一部分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每个人也都有意无意地消费了它,但没人应该为消费这场悲剧负责。

这是“乌合之众”的错吗?因为大家都在讨论而对一件事情产生好奇,这是人性。这是微博和微信的错吗?它们只是供人传递信息的平台,也许会在谣言或是有害信息传播的时候出手干预,但它们没有任何理由阻挡任何人去普及关于“抑郁症”的知识。这是媒体机构的错吗?热点新闻一旦出现,媒体的职责就是第一时间传达给大众,况且这件事不涉及《秃鹫与小孩》之类的新闻伦理问题——看起来也没什么错。

也许有错的是那些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营销机构和传播不靠谱消息的网民们。但问题是,谁知道是哪些机构在幕后操作,又是哪些网民在传谣?这其中甚至可能就有你和我——谁还没有点儿八卦的欲望啊?

让我真正感到难过的是,我们又一次通过一场悲剧完成了一次全民科普,这次的悲剧主角是乔任梁,而科普的名词是“抑郁症”。把那些复杂的论述包装成精炼的观点传播给大众,这是传媒界最聪明的人都在干的事,社交网络更是放大了它的效果。在这次事件中,微博大 V、公众号和各种媒体自媒体们传达的观点其实是正确的:抑郁症不是简单的心情不好,是一种病,需要靠药物治疗。有人及时出来让更多人了解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总归是件好事对吧。

可你不觉得这事儿挺操蛋的么。作为一种高发的精神疾病,在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抑郁症已经被社会广泛了解,人们能够及时意识到自己的心理问题,也有很多心理诊所可供选择。在中国,抑郁症患者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可为什么大众还要靠一次抑郁症患者(还是明星)的自杀才能集中地了解到相关知识、产生对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关心?

大众对于抑郁症这件事的认知有限,而国内医院对于这类“看起来不那么严重”的精神疾病投入的资源也太少。以我个人的就诊经历为例:每次我去北京安定医院看病,候诊大厅里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其中的大部分是操着外地口音、穿着不那么光鲜的患者,很多人都专程从全国各地赶来北京看病,他们的家乡根本没有治疗心理疾病的条件。首都北京知名的精神类专科医院只有安定医院、北大六院、回龙观医院等有限几所,其他省市的情况可想而知。相反,大大小小的公立、私立医院中男科、口腔甚至整形等科室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抑郁症问题,却被自上而下地忽略了。

而在知乎上,“抑郁症”话题下有一些讨论。它们集中于一些抑郁症的病理、如何与抑郁症病人相处、与抑郁症患者谈恋爱是什么感受等基础话题,而优秀认真的回答也往往只来自那些自己或是身边有抑郁症患者的知乎网友。知乎上尚且如此,大众主动关心、了解这件事的又能有多少?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今年早些时候的魏则西事件,它同样是用一条生命,换来了大众对百度虚假医疗广告的讨论和警惕。魏则西的死,比此前任何一次百度医疗广告问题的新闻讨论得更广泛,发酵的时间更长,也真正迫使百度作出了改变。但这件事难道不也很荒谬吗?一件本该被大众知道的事,却需要一个年轻的生命为代价来警醒大众,这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而且据我所知,被百度医疗广告误导的绝不止魏则西一人,百度对此类事件的处理方式是,宁可高价低调赔偿受害者,也不断掉医疗广告,因为这样做的性价比更高。

类似的事件还有著名的孙志刚案。2003 年,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收容所死亡,在媒体的曝光和追责下,这次事件最终推动了中国收容制度的废止。同样,雾霾问题引发全民关注和讨论,也“多亏了”柴静《苍穹之下》的演讲。

正是如此,当社交网络上那些“不理性”的声音出现的时候,我只能批评,不想他们被抹杀。群体无意识造成的结果有好有坏,那些针对事件甚至个人谩骂的人群,和那些对另一些事件刨根问底地追责的人群,很可能是同一群人。社交网络给了人们讨论时事的空间,也着实地推动了一些改变的发生。

但我们本该可以用代价更小的方式来了解这些信息不是么?我们本该在大学教育和职场交往中就对抑郁症有所了解,却被淹没在了就业和生存的压力当中;我们本该用来获得信息的搜素引擎,却因商业利益被人为地设置了障碍;一些本该发生的社会进步,却不得不被严重的事件和媒体的曝光推动着进行;一些本该早得到重视的社会问题,却只有靠一场演讲才能收获关注,好像在此之前北京冬天的雾霾都不存在似的。

我觉得,一个健康正常的社会,承担唤起人们意识、推动社会改变任务的,不应该是这些悲剧。

相关阅读:

    这才是尊重生命:微博怎样成功阻止了一名抑郁症患者自杀?

    这个社交网站号称不审查内容、言论自由,结果吸引来了一群网络暴民

    魏则西父母律师发函,希望百度在诉讼前抚慰二位老人

    数据科学家发现,用 Instagram 诊断抑郁症更靠谱

r.png?n=the-media-and-depression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pingwest.com/the-media-and-depression/

via Blogger http://www.einverne.tk/2016/09/blog-post_19.html